空巢陈年透明老咸鱼干_人造黑猫

专注小学生作文三十年。我可能写的假文。草薙俊平的女朋友(??)绑定画手板栗♡(头像她画的)a团红蓝担,全J好感,全职蓝雨厨,es undead推。时不时…偶尔…会写点其他坑,干点其他事,不嫌弃的话请多关照。

【草汤】白日梦(part.2)

       
          间宫坐在位子上叹了口气。两年前的事情又重演了一次,这就意味着搜查一课说不定又要失去一名优秀的刑警。

         “你有什么看法?”他看着被叫来的岸谷。

         “凶手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

         间宫点点头,这也是他两年以来一直没有确认的想法。然而这次凶手以同样的手法出来杀了人,那么很有可能又会射杀一名搜查员。

         “他绝不可能是被误杀的。对了,伽利略老师…他还好吗?”

        听到间宫的问题岸谷一愣。“啊…内海去找他了。”

        “嗯,跟内海说,过几天把伽利略老师请过来吧。我有事跟他说。”

        “是!”

        内海低下头忍了一会眼泪,忽然觉得被谁摸了一下头发。回过头也看不到有什么,是错觉吗?

        汤川的眼神瞟过草薙的时候,他看到内海掏出了手机。

        “我是内海,是,是,也就是说…我们不用去现场,调查的结果会告诉我们是吗?嗯,我知道了。是。明白了。”

        “老师,”收起电话,内海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过几天可不可以请您去一趟警视厅?”

        “我没时间。”

        “可…”

        话还没说完,汤川抬起头,以戒备的眼神看着内海。

        “我的实验还没有完成。”

        “老师…”

        汤川转回椅子对着电脑,说了声你请便之后再也没有出声。

        “抱歉。”

        内海只好走出了实验室。

        完成了数据最后的校对整理后,汤川端起咖啡浅浅啜了一口。

        实验室里静的可怕。突然一声叹气声从汤川耳边响起,让他差点没有拿住手里的马克杯。

        “果然还是看不懂啊,这是……尖端放电实验?”

        “…你还在?”汤川转过头,发现草薙正在弯着身体盯着自己的电脑。

         “原来如此,是在给学生准备考试的题目吗?”

        “嗯。”

        你现在走路都没声音的吗?汤川想这么问一句,但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

        “喝咖啡…算了。”

        汤川觉得草薙现在并不需要咖啡。

        沉默了一阵后,草薙趴在了汤川身上。

        “你就不能找个正常地方呆?”汤川感到肩膀一阵沉重,但他觉得这根本不像人类压过来的重量。

        “很麻烦啊这次的事情……”

        “你指内海说的事件?”

        “是啊,都过去两年了,还拿出一样的手法杀人什么的,到底是模仿犯还是凶手本人都不确定。而且…,现在连确定的疑犯都没有。”

         “连确定的疑犯都没有?你们警方的办事能力下降了吗?”

         “不…确切来说,有一名,可是怎么也确定不了他的嫌疑,”说完,草薙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没有任何动机。”。

—————————————未完—————————————

【吉榎】草莓蛋糕的正确偷吃方法(给自家绑画的生贺,神短。)

               @板栗w榎本径的眼镜 生日快乐www.
               写的超垃圾…不过我还是超爱你哒我发誓!!!!!
                                                      
 
        榎本径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蛋糕。
        虽说看起来像是草莓蛋糕,但是上面的草莓却不见了,只留下了蛋糕坯和白白的奶油,还有一个个应该是草莓留下的坑。
        看来是有人偷走了蛋糕上的草莓。
         榎本径站在楼梯上环视了一圈客厅,他走的时候确实是给房间上了锁的,还拿走了房间钥匙,那么,有谁可以在这段时间偷吃上面的草莓呢?
        可以确定的疑犯有两个。吉本荒野和家养的猫咪太郎。
        但吉本并没有钥匙。那么…
        榎本把眼神转向了正在睡觉的猫咪身上。
        但是太郎如果偷吃蛋糕,会把蛋糕都吃掉,也不会只叼了草莓就跑,而且吃饱了一定会在自己房间睡的,何况门锁了窗户也锁了,太郎应该也进不去。
        眨了眨眼,榎本径确定了一件事。
        这是个密室。
        自己的房间是一个密室,有人在密室里偷走了草莓。
       在经过不到三分钟的推理后,厨房里响起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看来是太郎醒了。
        “嘘…不要闹…太郎乖…”
         “喵!!!”
         “我知道啦!下次会分给你的,乖啦。要是阿径回来听到就不好了…”
        密室谜题被解开了。
         榎本抱着冰箱里的食物被扫荡一空,和把吉本荒野扫地出门的觉悟。推了推眼镜,一步一步的走向厨房。
        一步…两步…三步…
        厨房的吵闹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像是专门在等待他的到来一样,沉静的脚步声回响在客厅。
       厨房是关着门的。啧,还想拖延时间吗?
       榎本径打开了门。
       啪!
       突然的响声传来,榎本的身上顿时被彩条挂满。视线中充满了彩纸,餐桌上摆着的是完好无损的草莓蛋糕,还有一盒生日蛋糕。
      背后一个人抱住了他,不用想都知道,是吉本。
      榎本径闭眼沉溺在怀抱里,耳边响起他低沉的嗓音“生日快乐。”
      深吸了一口气,榎本挣脱了怀抱,转过身仰起头。
      “吉本荒野,给我解释。”
        
        

#视频预告#
深夜悄悄放个预告。老久没正经搞片子了xxx虽然搞的不是正经片子hhhhh
给喵奇太太的生贺,不过估计要过两天才会出正片吧…w总之进度有四分之一啦♡
存上工程睡觉xxx

【草汤】白日梦(part.1)

#时间线是汤川回来之后
#可能非常ooc
#文笔非常辣鸡,请多包涵

        铁台上夹着沾湿的玻璃棒,下面还绑着一根针,在链接好导线后,汤川直起身体伸了个懒腰。草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刚才他确实应该关了门才对,或许是太认真了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他余光看到草薙好奇的用手戳了戳仪器上的玻璃棒…在汤川下意识的那声别动还没说出口的时候,他看到草薙的手穿了过去。汤川的动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实验。

        把数据输入电脑后,汤川转过身,正好对上草薙看过来的眼神。他看到草薙一下把眼神移开了。

        “…是错觉吧。”他怎么会看到我,草薙心想。

        “看到了喔。”

        哎?

        “虽然这种现象在科学上还没被证实过,但说不定这是我的幻觉。”

        草薙挑了挑眉。

        “如果还能跟你进行对话…那么说明我看错或者这是投影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对了…你怎么会突然过来?”

        “幻觉”草薙拨了几下刘海,在简单的思考后给出了简洁明了答案“有件事挺在意的。”

        “在意?什么事?”

        “你说呢?”草薙反问。

        “我怎么知道。”

        汤川靠在桌子上,端起手里不太干净的马克杯喝了口速溶咖啡:“说不定只是因为我太累了你才会出现。”虽然嘴上说是幻觉,但他本能的觉得这就是草薙。“或者…”因为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汤川没有说出后半句,只是转回了电脑的方向。

         “请进。”

         “汤川老师。”

         内海拎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袋子走了进来。

         “我应该说过我不想再和警方有任何关系了。”汤川转过身扶了扶眼镜,盯着内海。

        “老师,我想知道在一个人在不用枪或者弹弓的情况下怎么将小钢珠射进人的身体,而且是正中心脏。”

         内海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椅子上,看到汤川抬起头后,将声线稍微放低了些“这次案件…尸体是被枪杀或者被某种特殊的弹丸所伤……伤口的位置都是正好在心脏,而且在伤口处检测出了火药…跟两年前那次案子一摸一样。说不定凶手是一个人…”

        内海指的是两年前的凶杀案,凶手起先是杀害了在游戏厅打工的一名高中生,随后又杀了一名前去调查的刑警,警方推测的作案手法就是将一种钢制固体射入体内,但现场没有看到任何枪支等物品。据说当时警察找了很久也没有用找到两位被害人的关系,至于那两位受害者…汤川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跟物理学无关的事他向来不在意。

        但…两年后又出现同样的事?难道是警方到现在还没有将凶手捉拿归案?汤川下意识瞟了一眼在内海身后的草薙,发现他正转过头看着四周。

        内海也回过头看了看。“汤川老师,我身后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你说这件事跟两年前有关系?”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伤口位置几乎一摸一样,凶手肯定经过了非常精密的计算。”

         “如果是个巧合呢?”

         “那未免也太巧合了。”

        汤川低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草薙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是在沉思。

         “现场发现能当凶器的只有这个…”内海打开了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钢珠。“但是将这个射入人体应该是不会有那么大的伤口。所以我猜凶手应该是在里面填了火药”

        “原来如此,火药吗?”草薙的眼神固定在小钢珠上。

        “两年前…” 内海的眼圈有点红,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冷静的开口“两年前的被害人也是因为这样才没办法抢救。”

  —————————————未完—————————————

【山组】(翔智)向主播势力低头

        观看前 请注意:本文只是因为一个脑洞而产生的胡闹文,非常OOC,内含玛丽苏雷文内容,请注意避雷。平行世界设定,可以代入但请勿直接上升到真主,只是同人脑洞,脑洞,脑洞而已。
                                     
                              正文
                           ↓ ↓ ↓
        临近夏季,就算是在傍晚,晴好的天气也带着淡淡的燥热。大野智打开空调,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截稿日带来的宁静与美好。空调吹出的丝丝凉风和柔软的沙发带来的舒适感让他感觉有些困了,就这么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shi、satoshi,起床咯”        
        “嗯...”睁开眼睛,大野智感受到屋里异常的亮光,“shokun,你回来...嗯?”还有凑近的一张脸。翔君好帅啊...这么想着的大野智并没有发现眼前放大的脸靠的更近了,还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醒了没?”        
        “......醒了。”        
        樱井翔刚要直起腰准备解下领带,却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铃声,下意识的向下望去,发现大野智握在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内容,下意识的读了出来  “翔智监禁黑化R18”……什么玩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樱井翔解开了锁屏,点开了朋友二宫和也发来的链接。
        看起来像是一个在网站上发表的小说,名字是这么写的   《束缚·那日虏获的猫妖竟然是王子?!》
        …哈?
        作者在题目下写了这样的前言:人家最喜欢shokun了,每期的news都有看哦!还有sato老师,喜欢治愈系少女漫的都知道他吧!长得也很帅呢,从之前就觉得两人很搭的不止我吧?!上次的news采访才发现他们居然认识还是好友!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棒啊!所以就写出了这个文,希望大家喜欢哦~
       看到这,樱井翔感受到一股凉意袭来。
       樱井翔确实是新闻节目news的主播,自己也知道自己人气并不低。而大野智也的确是一名漫画家,专门画治愈系少女漫,由于长相非常吸引女性,签约的公司也是给他冠上了漫画王子的称号。在业界内也是被戏称为“池面漫画家”。
        忍着一股不详的预感,樱井翔快速的往下翻着文章,突然一句描述引起他的强烈注意。
        “樱井翔掏出他壮硕的白色香肠…”
        香肠?????
        “大野智的后身溢出反射着七彩光芒的液体…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七彩光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o,不要…人家……啊…要出来了…猫耳……”
       这个时候的大野智已经坐了起来,樱井翔顺势坐在了他旁边,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哈”看到樱井翔笑成这样,大野智不知道为什么也笑了起来。
        往下翻到文章底部,忍不住的好奇之心的樱井翔颤抖着点进了翔智这个tag,又随手点开了另一篇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文章。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大野智,用他平常用于读新闻的嗓音,正经的读了起来。
        “樱井翔被大野智的笑容所吸引,露出了温柔慈爱中带着腹黑和霸道的坏笑。大野智最喜欢这样的斯文败类了。”
        嗯?哪来这么多形容词?
        “他发现,大野智的长发随风飘动着的画面是那么的好看,仿佛他的头上点缀着万千星辰。”
        这次他故意着重读了形容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hokun别再读了…万千星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沉啊”
        “satoshi”
         “…嗯?”突然听到樱井翔非常正经的叫着他的名字,大野智转过头,发现樱井翔的眼睛还在看着手机。
         “樱井翔伸手解下了领带,”读着,他单手把领带扯了下来。
         “搂过了坐在身旁的大野智。”他照做,搂过了大野智。

         “把身子凑了过去…献上一个…深深的吻。”
        突然的深吻另大野智不知所措,只好就这么顺从的任由樱井翔的舌头在他的口腔内肆意游动。

         “satoshi,看了这么多,我们来实践一下吧。”

         在耳边的低沉嗓音弄的大野智的心也痒了起来。

         今天的翔智R18,可是真真实实的现场呢。
                                                                                                         

耶,换上了栗栗给我的专属头像! @板栗w榎本径的眼镜

【山组】【樱井翔生贺】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

          一只小白猫叼着小鱼干蹦蹦跳跳的走着,或许没有在蹦,只是小猫的脚步在猫界也算是最轻盈那一类的,走起路就像在跳舞。它从窄的只能放下一只猫的墙头上慢慢悠悠的晃悠着,找好了位置,忽然一跃而下。
        墙角刚好有只找食物的小仓鼠, 看到小猫跳下来,吓得抱着瓜子站了起来,就那么愣在那里。
        一动不动。
      小猫也盯着仓鼠,一动不动。
       “…吱?…吱吱吱?” 倒是小仓鼠先出了声音,他松了松怀里的瓜子,咽下一口口水,颤抖着把瓜子递到小猫面前。你怎么了?要不要吃这个?
         小猫眨了眨眼睛“你…是什么呀?”
         “我是仓鼠。”
         “仓鼠是什么?”
         “嗯…就是跟你不一样的东西,”小仓鼠鼓起勇气走向前几步,闻了闻小猫嘴里的鱼干“这个…好大,好香啊,可以吃吗?”
        小猫放下鱼干 “你们不吃这个吗?”
        小仓鼠也放下瓜子“我们吃这个。”
        小猫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伸出爪子,把小仓鼠抓在了自己背上“跟我走吧,带你去吃好——多好吃的。”
        第一天,小猫带着仓鼠走到了公园。
       暖暖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小猫从远处蹦蹦哒哒的跑回来,放下嘴里叼着的爆米花。
         “人类给的哦”说着,小猫拿爪子拍了拍小仓鼠。
         小仓鼠抱起爆米花,咯吱咯吱的啃着“人类,就是那个特别特别大的生物吗?”
        “是啊。”
        真好吃。小仓鼠把没啃完的爆米花放进嘴里,安静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小猫背着小仓鼠走到了河边。
         小猫盯着河面,眼睛晶亮晶亮的“我妈妈说里面有鱼!”
        可小仓鼠却紧紧拽着小猫背上的毛“那个…进去会淹死的,我害怕…”
        “唔…那不去了。”
        第三天,小猫带着小仓鼠去了森林。
        “这个!”小仓鼠抱着野果子,气喘吁吁的跑到小猫面前“我找到了这个!这个很好吃的哦!”
        小猫低下头闻了闻果子,又闻了闻小仓鼠。
         “fufu~甜甜的味道。”
         “…我不能吃!”
         小仓鼠跟着小猫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城镇,乡村,高速公路,甚至是海边码头。
        直到小猫长成了大猫。
        而小仓鼠,也成功的长成了小胖仓鼠。
        然后他们回到了最初相遇的地方。
        小猫带着小仓鼠从墙头上跳下。小仓鼠紧紧拽着小猫背上的毛,头也埋在小猫软软的毛里。
        “好可怕!!!QAQ”
        小猫把小仓鼠放下,舔了舔小仓鼠,一脸认真的盯着他。
         “我有件事要说。”
         还在恐惧中的小仓鼠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是…要把他吃掉了?也对…听说…他们这个物种是猫的食物呢…。
         “我们,一直在一起吧?”
         “…诶?”
         小猫一脸严肃的凑近小仓鼠,用鼻尖蹭了蹭它。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小仓鼠楞楞的,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伸出两只爪子抓住小猫的脸。
         chu~
         “fufufu~甜甜的。”
         “…老猫!都说了我不能吃!别舔了!”
        
         ================end=================
xgg生日快乐~~~~~♡
       

       

【JS】樱花布丁和松仁奶油饼干

       今天的主播先生惦着有些着急的脚步走在街上,凌晨的东京虽然依然还有零星灯火,街上却已经不见一个人了。当然了,这可是深夜。

       得快点回去,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还这么黑,说实在的有点可怕。

      “铃铃铃 铃铃铃~”随着他急促脚步声,一串极其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串男人的歌声,很可爱,很奶“今~天~的~工~作~结束啦~♪~啦啦啦啦啦~”

        樱井翔停下了脚步,垂下的手用力抓紧了裤子,前边还有几步就到家了,可是...

        他害怕的一步都不敢动。  

        就像是发现了他的动作一样,不知道哪里来的男人也停止了歌声。

       “啦啦啦~今~诶?为什么停下了?”

         他鼓足了勇气往后一看————

         只见一个不足10公分大小的人在他身后飘着,小翅膀呼扇呼扇的摇得飞快,哦,他本来就在飞着。手里还拿着个小铃铛,就这么眨巴着小眼睛看着他"你好呀~不是要回家么?不往前走了?"

         “呃...你...”看得有些发愣的樱井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的这个生物,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生物到底是个什么,在他三十几年的人生里虽然见过不少世面,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存在,一个小到还没有人手掌大的小人,还有翅膀,最主要的是。。。飞来飞去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一串小星星???

          “嗯?”

          “你......”

            "啊对了!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吧?"

            "嗯......"

           “我叫松本润,是个恶魔!”

             名字这么正常?话说。。。身为一个恶魔有什么可骄傲的啊还比小树杈??

            樱井翔努力地消化了一下脑内的信息,伸手戳戳小恶魔的翅膀,这样啊,是个恶魔......诶等等!

          “恶魔...为什么要跟着我?”

           眼前可爱的小恶魔晃了晃手里的小铃铛"因为我们刚刚签订了契约啊~"

          "刚刚?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就是刚刚你停了下来啊~如果有人听见了我的歌声,我们的契约就会成立的。”

           哪就这么随便就成立的契约?!

           完全已经冷静下来了的樱井翔本来准备拒绝这个恶魔,但是看着这个小家伙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不了口。“嗯...所以,现在是要...跟我回家?”

                          ----------------------------未完-----------------------

之前的坑还没填又开了一个【跪】我错了,这次是一篇大概会一直很甜的js,平行世界的设定,会努力更的大概!!!

     

【allS】国王游戏.part2

食用前注意:可能略有OOC,另外请雾上升真人xxx这只是一个脑洞,谢谢合作么么啾♡ 

前情提要: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咦上一章好像没写?)樱井翔回到房间发现门把们在玩国王游戏,在松润是joker并把自己玩了的场合,他帮助二宫和也一起按住了松本润,结果被生气的弟弟告知这一把要受惩罚,于是这一把的joker二宫和也在相叶雅纪的提议下决定让3号喂樱井翔吃雪糕,还要弄得淫乱一点???

                                                     正文↓

       淫乱是…怎么个淫乱法?

       看着笑的甜美的二宫和也,樱井翔脑子里浮现出了各种关于雪糕的淫乱玩法,要是leader是三号的话还好,但偏偏———

是相叶雅纪。

       看着相叶雅纪从冰箱里拿出雪糕,樱井翔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只兔子手里。

       这时候5号的大野智已经走到了樱井翔身后,抱住他给他脱下了上衣,裤子也扒下了一些。抓住他的两只手往后一拽,用不知从哪里拿来的绳子把他的手熟练的轻轻地绑了起来,然后抱住他不让他逃跑。这一套做完,相叶雅纪刚好走了回来。

       感受到危险气息的樱井翔下意识往后挪,但是被大野智抱住的他没办法动弹,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相叶雅纪一步步走近,拆下了包装袋把雪糕举到了他嘴边"shochan~はい~"

       带着诱人巧克力外皮的雪糕在樱井翔眼前摇晃着,他咽了咽口水咬了下去。

       但相叶雅纪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他吃下去?

       于是他轻轻一动,一片清脆的外皮掉了下来,由于空调和身体的温度,化掉的巧克力和炼乳一起从樱井翔嘴边滑了下来,落在了他的锁骨上。

       然而这还不算结束,等到樱井翔把嘴里的咽下去,相叶雅纪又把雪糕塞进了他嘴里。还没等他咬下去,相叶雅纪轻轻一笑又晃了晃雪糕,圆柱形的雪糕在樱井翔嘴里来回抽动着,炼乳混着融化的巧克力从嘴里流出,一滴滴滴到胸上,肚子上,甚至大腿根。

       直到一根雪糕全部被樱井翔“吃”完,相叶雅纪低下头凑近他胸口,舔舐着刚才流下的巧克力和炼乳。

     “你干什么!”受到惊吓的樱井翔拼命挣扎。

       松本润见势也凑了过去,舔了一口樱井翔嘴边残留的炼乳,吻上了他的嘴后迅速离开。

       樱井翔停止了挣扎,整个人呆住一动不动。

     “这回不反抗了?说着松本润伸出舌头抵开了樱井翔双唇,在他嘴里转了一圈后又退了出来,舔着嘴唇看他反应。”

       看着一动不动呆在那里任人摆布的樱井翔,松本润带着笑容凑近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谁让你上局插手的,这就是报应。”

       樱井翔还是毫无反应。

       松本润叹了口气拿出了手绢,“aiba住手,leader解开它吧。”说完开始帮他擦拭身上的污垢。

       被解开的樱井翔愣了几秒钟,直到nino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shochan,回个神。”才随着身体的抖动清醒过来,深吸了口气缓慢的穿好了上衣提好了裤子。

       他刚刚。。。被松润亲了?

       。。。亲了???

      大野智和相叶雅纪、松本润三个人回到了最初自己的位置,二宫和也甜甜的开口“shochan,还玩吗?”

      樱井翔看了看松本润,又看了看其他三个人“玩。”

      于是第二局开始了,这一局的发牌人是松本润,他非常帅气的洗好了牌并分发给在场的众人,并把最后一张牌放在中间。

      这局的joker是大野智,他摊开了手里牌看了看众人“一号和四号吃这个吧”,说着拿出了兜里的一袋长橡皮糖。

   “诶?我不要啦”奶声奶气撒着娇的松本润环视了一圈众人“谁是四号?”

   “はい”樱井翔举起了手。

   “好麻烦啊”松本润边说边拿过橡皮糖袋子拿出了一条叼在了嘴里凑近樱井翔。

     樱井翔忍着一脸微笑也咬了上去。两个人越凑越近...直到...松本润咬断了糖果。

     并亲了一下樱井翔。

     樱井翔第二次惊呆。今天的松润是不是吃了什么药?怎么忽然这么甜。

     在他还在这么想着的时候,第三局开始了。

(未完待续xxx)

【allS】国王游戏

        食用前注意:可能略有OOC,另外请雾上升真人xxx这只是一个脑洞,谢谢合作么么啾♡
                                 正文↓
        今天樱井翔一上午不在家。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门把们都聚集在自己房间,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啊,shochan。”相叶雅纪手里正拿着牌,分发给在场的四个人。“欢迎回来,要来一起玩吗?”        
        “什么游戏?又是抽鬼牌吗?”    
        “不是,是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这帮人怎么忽然想玩这个了,而且还是在自己房间?嘛…反正接下来的时间没什么事就来玩几局好了。        
        这么想着的樱井翔坐在了大野智和相叶雅纪中间的位置“下一局带我还是重新发牌?”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没人答话,只有大野智如同奶油般黏腻的声音淡淡传开“下一局带你一起玩好了。”
        “好啊。”
       牌发好了,剩下一张在众人中间。 松本润把自己的牌晾了出来,一张红色的Joker。
       “那么…”他想了想露出甜甜的微笑,“2号和4号来脱了1号好了,1号不许反抗。” 话音刚落,二宫和也举起了手“我是2号!”接着大野智也亮出了自己的牌“4号。”相叶雅纪笑盈盈的开口“真是自作自受啊。”
         啊咧? 反应最快的二宫和也翻开了扣在中间的牌,一个红心A。
        “结果把自己玩了啊。”二宫和也拉着大野智凑到了松本润面前,在按着松本润的同时还不忘给樱井翔一个眼神。 立刻理解到对方用意的樱井翔也凑上前去,帮着按住了松本润。
       “喂这样犯规啊!” 在这样的怒吼声下,三个人终于停下了野蛮的动作。松本润把被脱下的外套和毛衫叠好放在一边,理了理被拔乱的衬衣抬头看了一眼樱井翔低声开口"这局犯规的人下一句要受惩罚。"
      "诶?这样算犯规么?"
     "…我之前也不知道啊,大概算?"二宫和也看着"正在气头上"的弟弟这么说着。
      "啊…算的!嗯算。"
      "嗯。"
      看到其他两个人也这么附和,樱井翔点了点头。看来这规矩是新加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游戏,接下来只要不额外欺负松润就没有大问题。  不过下一局惩罚的直接是自己啊…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玩呢。
       相叶雅纪收好牌又在里面加了一张红心5,理好后发牌  "shochan准备好下一局哦"
        "好。"
        "哦!"二宫和也把自己的牌翻开摆在了中间扣着的牌上,看着樱井翔露出了奸笑。"嗯…要怎么办呢?"
        "冰箱里还有雪糕吧?空调有点热。"
        听到相叶雅纪这么说二宫和也点了点头"有了。"接着他指了下冰箱,"5号按着shochan,然后3号喂他吃雪糕吧。"
        当然,小恶魔的指示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能让他很容易的吃掉哦。"
        "弄的淫乱一点吧!"
        诶?等等,不是说不能有人帮忙?
       然而二宫和也点了点头接受了自家竹马的建议"就这么办吧。"
       诶?!!
            (未完待续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