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陈年透明老咸鱼干_人造黑猫

专注小学生作文三十年。我可能写的假文。草薙俊平的女朋友(??)绑定画手板栗♡(头像她画的)a团红蓝担,全J好感,全职蓝雨厨,es undead推。时不时…偶尔…会写点其他坑,干点其他事,不嫌弃的话请多关照。

👌没有毒的首页看着很舒服。

速报—神探伽利略。
汤川学:cn零和博奕,草薙俊平:me。cn若离。摄影:葉不修。后勤:阿鸺。后期:零和博奕。
疯狂赞美汤川先生,他太好看了。

【汤草】所谓实验都是欺负的借口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东野老师。
                        没啥可说的了…

         法拉第笼是一个由金属或者良导体形成的笼子。而金属导电,是一个连初中生都知道的简单常识。

        草薙不知所措站在圆形的大笼子里,尽量让自己好好的站着不去触碰任何地方。幸好皮鞋大概是能绝缘的,不然他简直想悬空待在那。

        大概一周前,草薙带陪外甥女去科技馆,虽然是作为家长陪着孩子一起去,成年了的草薙也和外甥女一样对于科技馆中科学带来的各种神奇现象充满了好奇。

        其中最吸引他和外甥女的就是那个叫做“法拉第笼”的装装置。表演者站在笼子,微笑着握住了铁笼,整个身体靠在上边。另一边的工作人员看着观众按下了按钮。在电光闪起的同时,手机震动起来,吓得草薙差点叫出声。

        没办法,把外甥女送回家后他只好又投进维持人民治安的辛苦工作中。

        这次案件犯人很快就招了供,但是选择的作案手法实在太匪夷所思,草薙想了很久决定去找自己在高校教物理的好友去询问一番。

        于是他现在就在这位好友的命令下钻进了笼子,像一个即将被解剖的小白鼠一样,可怜兮兮的等待着被处置。

        “汤川…”

        “嗯?”汤川走到开关前,推了推眼镜,转身看着他“怎么了?”

        “这个…不会…触电…吗?”

        “不会,你可以放松一点。”

        正当草薙要扶着笼子放松一下因为太过紧绷而有些发麻的脚的时候,他听到了汤川的后半句。

        “没有特殊情况发生的话就不会。”

        !!草薙赶紧缩回了手。

        “手放上去也没关系。”

        “…真的吗?”

        “大概。”

       草薙犹豫着要不要放下手,他转头看到汤川在看着自己,然后按下了开关。

        ???!!!就在草薙闭上眼睛准备平静接受的时候,他感受到一股风迎面吹来。挺凉快的?

        等了好久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其他的东西,草薙睁开眼睛。

        “你感受到什么了?”汤川问。

        “有股风,挺舒服的…”

        “那就是高压电流了。”

        “什么?!”

        “出来吧。”

        “小白鼠”一言不发的从笼子里钻出来,举步艰难的缓缓走到沙发,一下瘫倒在上面。“呼…我还彻底以为会被怎么样呢…”

        话刚说完他就看到汤川端着咖啡站到他面前,右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型的笼子。低头俯视着他。

        “…有这种小型装置的话早点说啊!”

        物理学者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你想知道手机放到里面会有什么效果吗?”

        “会坏吗?”

        “不会。”说着,汤川拿起草薙的手机,放进了小型的笼子,顺手打开了开关放在一边。

        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正当草薙好奇的看向那边的时候却被白色大褂挡住了视线。

        他只好抬起头,迎上汤川凑近的脸。

        “唔…”

        想说的话都被一双柔软的嘴唇封印的无影无踪。草薙的大脑乱成一片,手足无措只好下意识握住汤川伸来的手。

        所以手机放在那个里边是想要干什么?

        “您所拨打的号码目前在圈外状态,请…”听到这,间宫第三次放下了电话。这小子到底去哪了?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让他好好享受假期吧。

写一个小甜饼x希望能够选进推广合志…(←并不抱任何能当选的希望)

【草汤】白日梦(part.2)

       
          间宫坐在位子上叹了口气。两年前的事情又重演了一次,这就意味着搜查一课说不定又要失去一名优秀的刑警。

         “你有什么看法?”他看着被叫来的岸谷。

         “凶手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

         间宫点点头,这也是他两年以来一直没有确认的想法。然而这次凶手以同样的手法出来杀了人,那么很有可能又会射杀一名搜查员。

         “他绝不可能是被误杀的。对了,伽利略老师…他还好吗?”

        听到间宫的问题岸谷一愣。“啊…内海去找他了。”

        “嗯,跟内海说,过几天把伽利略老师请过来吧。我有事跟他说。”

        “是!”

        内海低下头忍了一会眼泪,忽然觉得被谁摸了一下头发。回过头也看不到有什么,是错觉吗?

        汤川的眼神瞟过草薙的时候,他看到内海掏出了手机。

        “我是内海,是,是,也就是说…我们不用去现场,调查的结果会告诉我们是吗?嗯,我知道了。是。明白了。”

        “老师,”收起电话,内海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过几天可不可以请您去一趟警视厅?”

        “我没时间。”

        “可…”

        话还没说完,汤川抬起头,以戒备的眼神看着内海。

        “我的实验还没有完成。”

        “老师…”

        汤川转回椅子对着电脑,说了声你请便之后再也没有出声。

        “抱歉。”

        内海只好走出了实验室。

        完成了数据最后的校对整理后,汤川端起咖啡浅浅啜了一口。

        实验室里静的可怕。突然一声叹气声从汤川耳边响起,让他差点没有拿住手里的马克杯。

        “果然还是看不懂啊,这是……尖端放电实验?”

        “…你还在?”汤川转过头,发现草薙正在弯着身体盯着自己的电脑。

         “原来如此,是在给学生准备考试的题目吗?”

        “嗯。”

        你现在走路都没声音的吗?汤川想这么问一句,但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

        “喝咖啡…算了。”

        汤川觉得草薙现在并不需要咖啡。

        沉默了一阵后,草薙趴在了汤川身上。

        “你就不能找个正常地方呆?”汤川感到肩膀一阵沉重,但他觉得这根本不像人类压过来的重量。

        “很麻烦啊这次的事情……”

        “你指内海说的事件?”

        “是啊,都过去两年了,还拿出一样的手法杀人什么的,到底是模仿犯还是凶手本人都不确定。而且…,现在连确定的疑犯都没有。”

         “连确定的疑犯都没有?你们警方的办事能力下降了吗?”

         “不…确切来说,有一名,可是怎么也确定不了他的嫌疑,”说完,草薙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没有任何动机。”。

—————————————未完—————————————

【吉榎】草莓蛋糕的正确偷吃方法(给自家绑画的生贺,神短。)

               @板栗w榎本径的眼镜 生日快乐www.
               写的超垃圾…不过我还是超爱你哒我发誓!!!!!
                                                      
 
        榎本径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蛋糕。
        虽说看起来像是草莓蛋糕,但是上面的草莓却不见了,只留下了蛋糕坯和白白的奶油,还有一个个应该是草莓留下的坑。
        看来是有人偷走了蛋糕上的草莓。
         榎本径站在楼梯上环视了一圈客厅,他走的时候确实是给房间上了锁的,还拿走了房间钥匙,那么,有谁可以在这段时间偷吃上面的草莓呢?
        可以确定的疑犯有两个。吉本荒野和家养的猫咪太郎。
        但吉本并没有钥匙。那么…
        榎本把眼神转向了正在睡觉的猫咪身上。
        但是太郎如果偷吃蛋糕,会把蛋糕都吃掉,也不会只叼了草莓就跑,而且吃饱了一定会在自己房间睡的,何况门锁了窗户也锁了,太郎应该也进不去。
        眨了眨眼,榎本径确定了一件事。
        这是个密室。
        自己的房间是一个密室,有人在密室里偷走了草莓。
       在经过不到三分钟的推理后,厨房里响起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看来是太郎醒了。
        “嘘…不要闹…太郎乖…”
         “喵!!!”
         “我知道啦!下次会分给你的,乖啦。要是阿径回来听到就不好了…”
        密室谜题被解开了。
         榎本抱着冰箱里的食物被扫荡一空,和把吉本荒野扫地出门的觉悟。推了推眼镜,一步一步的走向厨房。
        一步…两步…三步…
        厨房的吵闹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像是专门在等待他的到来一样,沉静的脚步声回响在客厅。
       厨房是关着门的。啧,还想拖延时间吗?
       榎本径打开了门。
       啪!
       突然的响声传来,榎本的身上顿时被彩条挂满。视线中充满了彩纸,餐桌上摆着的是完好无损的草莓蛋糕,还有一盒生日蛋糕。
      背后一个人抱住了他,不用想都知道,是吉本。
      榎本径闭眼沉溺在怀抱里,耳边响起他低沉的嗓音“生日快乐。”
      深吸了一口气,榎本挣脱了怀抱,转过身仰起头。
      “吉本荒野,给我解释。”
        
        

#视频预告#
深夜悄悄放个预告。老久没正经搞片子了xxx虽然搞的不是正经片子hhhhh
给喵奇太太的生贺,不过估计要过两天才会出正片吧…w总之进度有四分之一啦♡
存上工程睡觉xxx

【草汤】白日梦(part.1)

#时间线是汤川回来之后
#可能非常ooc
#文笔非常辣鸡,请多包涵

        铁台上夹着沾湿的玻璃棒,下面还绑着一根针,在链接好导线后,汤川直起身体伸了个懒腰。草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刚才他确实应该关了门才对,或许是太认真了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他余光看到草薙好奇的用手戳了戳仪器上的玻璃棒…在汤川下意识的那声别动还没说出口的时候,他看到草薙的手穿了过去。汤川的动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实验。

        把数据输入电脑后,汤川转过身,正好对上草薙看过来的眼神。他看到草薙一下把眼神移开了。

        “…是错觉吧。”他怎么会看到我,草薙心想。

        “看到了喔。”

        哎?

        “虽然这种现象在科学上还没被证实过,但说不定这是我的幻觉。”

        草薙挑了挑眉。

        “如果还能跟你进行对话…那么说明我看错或者这是投影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对了…你怎么会突然过来?”

        “幻觉”草薙拨了几下刘海,在简单的思考后给出了简洁明了答案“有件事挺在意的。”

        “在意?什么事?”

        “你说呢?”草薙反问。

        “我怎么知道。”

        汤川靠在桌子上,端起手里不太干净的马克杯喝了口速溶咖啡:“说不定只是因为我太累了你才会出现。”虽然嘴上说是幻觉,但他本能的觉得这就是草薙。“或者…”因为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汤川没有说出后半句,只是转回了电脑的方向。

         “请进。”

         “汤川老师。”

         内海拎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袋子走了进来。

         “我应该说过我不想再和警方有任何关系了。”汤川转过身扶了扶眼镜,盯着内海。

        “老师,我想知道在一个人在不用枪或者弹弓的情况下怎么将小钢珠射进人的身体,而且是正中心脏。”

         内海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椅子上,看到汤川抬起头后,将声线稍微放低了些“这次案件…尸体是被枪杀或者被某种特殊的弹丸所伤……伤口的位置都是正好在心脏,而且在伤口处检测出了火药…跟两年前那次案子一摸一样。说不定凶手是一个人…”

        内海指的是两年前的凶杀案,凶手起先是杀害了在游戏厅打工的一名高中生,随后又杀了一名前去调查的刑警,警方推测的作案手法就是将一种钢制固体射入体内,但现场没有看到任何枪支等物品。据说当时警察找了很久也没有用找到两位被害人的关系,至于那两位受害者…汤川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跟物理学无关的事他向来不在意。

        但…两年后又出现同样的事?难道是警方到现在还没有将凶手捉拿归案?汤川下意识瞟了一眼在内海身后的草薙,发现他正转过头看着四周。

        内海也回过头看了看。“汤川老师,我身后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你说这件事跟两年前有关系?”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伤口位置几乎一摸一样,凶手肯定经过了非常精密的计算。”

         “如果是个巧合呢?”

         “那未免也太巧合了。”

        汤川低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草薙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是在沉思。

         “现场发现能当凶器的只有这个…”内海打开了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钢珠。“但是将这个射入人体应该是不会有那么大的伤口。所以我猜凶手应该是在里面填了火药”

        “原来如此,火药吗?”草薙的眼神固定在小钢珠上。

        “两年前…” 内海的眼圈有点红,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冷静的开口“两年前的被害人也是因为这样才没办法抢救。”

  —————————————未完—————————————

【山组】(翔智)向主播势力低头

        观看前 请注意:本文只是因为一个脑洞而产生的胡闹文,非常OOC,内含玛丽苏雷文内容,请注意避雷。平行世界设定,可以代入但请勿直接上升到真主,只是同人脑洞,脑洞,脑洞而已。
                                     
                              正文
                           ↓ ↓ ↓
        临近夏季,就算是在傍晚,晴好的天气也带着淡淡的燥热。大野智打开空调,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截稿日带来的宁静与美好。空调吹出的丝丝凉风和柔软的沙发带来的舒适感让他感觉有些困了,就这么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shi、satoshi,起床咯”        
        “嗯...”睁开眼睛,大野智感受到屋里异常的亮光,“shokun,你回来...嗯?”还有凑近的一张脸。翔君好帅啊...这么想着的大野智并没有发现眼前放大的脸靠的更近了,还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醒了没?”        
        “......醒了。”        
        樱井翔刚要直起腰准备解下领带,却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铃声,下意识的向下望去,发现大野智握在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内容,下意识的读了出来  “翔智监禁黑化R18”……什么玩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樱井翔解开了锁屏,点开了朋友二宫和也发来的链接。
        看起来像是一个在网站上发表的小说,名字是这么写的   《束缚·那日虏获的猫妖竟然是王子?!》
        …哈?
        作者在题目下写了这样的前言:人家最喜欢shokun了,每期的news都有看哦!还有sato老师,喜欢治愈系少女漫的都知道他吧!长得也很帅呢,从之前就觉得两人很搭的不止我吧?!上次的news采访才发现他们居然认识还是好友!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棒啊!所以就写出了这个文,希望大家喜欢哦~
       看到这,樱井翔感受到一股凉意袭来。
       樱井翔确实是新闻节目news的主播,自己也知道自己人气并不低。而大野智也的确是一名漫画家,专门画治愈系少女漫,由于长相非常吸引女性,签约的公司也是给他冠上了漫画王子的称号。在业界内也是被戏称为“池面漫画家”。
        忍着一股不详的预感,樱井翔快速的往下翻着文章,突然一句描述引起他的强烈注意。
        “樱井翔掏出他壮硕的白色香肠…”
        香肠?????
        “大野智的后身溢出反射着七彩光芒的液体…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七彩光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o,不要…人家……啊…要出来了…猫耳……”
       这个时候的大野智已经坐了起来,樱井翔顺势坐在了他旁边,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哈”看到樱井翔笑成这样,大野智不知道为什么也笑了起来。
        往下翻到文章底部,忍不住的好奇之心的樱井翔颤抖着点进了翔智这个tag,又随手点开了另一篇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文章。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大野智,用他平常用于读新闻的嗓音,正经的读了起来。
        “樱井翔被大野智的笑容所吸引,露出了温柔慈爱中带着腹黑和霸道的坏笑。大野智最喜欢这样的斯文败类了。”
        嗯?哪来这么多形容词?
        “他发现,大野智的长发随风飘动着的画面是那么的好看,仿佛他的头上点缀着万千星辰。”
        这次他故意着重读了形容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hokun别再读了…万千星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沉啊”
        “satoshi”
         “…嗯?”突然听到樱井翔非常正经的叫着他的名字,大野智转过头,发现樱井翔的眼睛还在看着手机。
         “樱井翔伸手解下了领带,”读着,他单手把领带扯了下来。
         “搂过了坐在身旁的大野智。”他照做,搂过了大野智。

         “把身子凑了过去…献上一个…深深的吻。”
        突然的深吻另大野智不知所措,只好就这么顺从的任由樱井翔的舌头在他的口腔内肆意游动。

         “satoshi,看了这么多,我们来实践一下吧。”

         在耳边的低沉嗓音弄的大野智的心也痒了起来。

         今天的翔智R18,可是真真实实的现场呢。
                                                                                                         

耶,换上了栗栗给我的专属头像! @板栗w榎本径的眼镜